學生校園成人文學職業制服

湘湘拚命扭動著身軀,帶動雪白圓潤的乳房不住的顫抖,更增添了幾分青春的活力。西蒙一隻手繼續撫摩著湘湘的腰肢,另一隻手摸上了湘湘的乳房。

凋零的校花

放暑假了。西蒙要帶湘湘去南方一個濱海的開放城市先玩一個星期,再陪湘湘一起回家。飛機在那個濱海城市緩緩降落下來。西蒙的朋友,一個叫本博美國人在機場迎接他們。湘湘第一眼看到本博,就對他沒有好感。相貌醜陋,儘管沒有西蒙高大,但也很粗壯。敞開的衣襟露出濃密的胸毛。比湘湘小腿還粗的胳臂上也長滿濃密的硬毛。整個像個人熊。一雙小眼睛閃著淫邪的光。😄

一見麵就把湘湘上上下下的打量,還使勁盯著湘湘的胸脯看,彷彿要穿透湘湘薄薄的衣衫。😁

放暑假了。西蒙要帶湘湘去南方一個濱海的開放城市先玩一個星期,再陪湘湘一起回家。飛機在那個濱海城市緩緩降落下來。西蒙的朋友,一個叫本博美國人在機場迎接他們。湘湘第一眼看到本博,就對他沒有好感。相貌醜陋,儘管沒有西蒙高大,但也很粗壯。敞開的衣襟露出濃密的胸毛。比湘湘小腿還粗的胳臂上也長滿濃密的硬毛。整個像個人熊。一雙小眼睛閃著淫邪的光。😆

一見麵就把湘湘上上下下的打量,還使勁盯著湘湘的胸脯看,彷彿要穿透湘湘薄薄的衣衫。

還時不時的找機會在湘湘的裸露的胳膊上摸一把,捏捏湘湘的小手。本博用車把西蒙和湘湘接到了大海邊的餐館,招待了西蒙和湘湘吃了晚飯。然後回到了他的住所,一棟獨立的別墅。

下車時,本博斜瞄著湘湘,用生硬的中國話隱晦的向西蒙開玩笑說「別讓湘湘小姐受不住啊。」西蒙不置可否的一聳肩。一進門,幾隻高大的花斑狗迎上來,嚇的湘湘直往西蒙身後躲。

進到別墅後,他們卻沒有回房間,而是把湘湘帶到了半地下的健身房。湘湘不由的疑惑起來。

她一回頭,看到西蒙和本博在壞笑,突然有一股說不清的不祥之兆湧上心頭。一進到健身房,西蒙就迫不及待的當著本博的麵要擼下湘湘的吊帶衫。湘湘羞紅了臉使勁推開西蒙的手,把被西蒙擼下的肩帶又提了上去。西蒙和本博相對哈哈大笑了起來。😃

西蒙一把抓住湘湘的胳膊,稍微一用力,就把湘湘的胳膊扭到了後邊,疼的湘湘大聲喊:「輕點,你要幹什麼。」「給你脫衣服。」西蒙有點狠狠的說。同時,把湘湘的吊帶衫向上擼起。這時本博也撲了過來,抓住湘湘的另一隻胳臂,還沒容湘湘反應過來,就和西蒙一起象剝筍一樣一下子把湘湘的吊帶衫擼了下來。湘湘一麵大叫一麵拚命反抗。可是兩個大男人在淫笑中很輕鬆的就剝下了湘湘小巧的短褲。

緊跟著,一個塞口球塞進了湘湘的嘴裡。湘湘再也叫不出來了,隻能低沉的哼哼。😍

湘湘還在做拚命的掙紮。但在兩個高大的美國大男人麵前,湘湘的掙紮顯的那樣無力。她像一個小巧的玩具娃娃,被輕而易舉的分開雙臂,手腕被皮製手銬吊在了一套運動器械的橫粱上。🥰

腳要踮起腳尖才能站在地上。😘

全身上下隻有乳罩和三角內褲。明亮的燈光照耀著湘湘潔白如玉的侗體。由於被吊的緣故,湘湘不由的挺著胸脯,小巧滾圓的乳房把乳罩高高的頂起,被拉展的軀體更顯婀娜。西蒙笑瞇瞇的對湘湘說:「美麗的愛是屬於大家的。朋友們都可以分享我對你的愛。你是美麗的天使,天使要把愛帶給每一個人。人們有權力享受你的愛,這是仁慈的上帝賦予每一個人的權利。」😗

西蒙撫摩著湘湘細細的腰肢,繼續對湘湘說:「儘管我和本是好朋友,但按照美國的傳統,什麼事都要通過競爭,競爭才會公平。因此我們要進行先享有你的競爭,祈禱我勝利吧。」說完,一把扯下了湘湘的無吊帶乳罩。

湘湘的乳房彈跳出來,美麗而光潔,驕傲的乳頭象含苞欲放的花蕾。😙

湘湘拚命扭動著身軀,帶動雪白圓潤的乳房不住的顫抖,更增添了幾分青春的活力。西蒙一隻手繼續撫摩著湘湘的腰肢,另一隻手摸上了湘湘的乳房。

「啊,太美麗啦。」本博也湊過來撫摩著湘湘的乳房。😀

湘湘拚命的扭動身軀,想躲避那些骯髒的手。可是,被高高吊著的而拉長的身軀隻能在原處扭動,根本無法躲避。儘管皮手銬有厚厚的軟皮內墊,湘湘的手腕還是被扯的漲痛。緊張、恐懼、痛苦,汗水順著湘湘的鬢角流了下來。

「怎麼樣開始我們的競爭呢。」西蒙一麵撫摩著湘湘的乳房,一麵向本博問道。

「就從這兩座美麗的山峰開始吧。」本博一麵撫摩這湘湘的乳房,一麵回答。

「好的,怎麼決定勝負。」西蒙表示同意。本博拍拍一直在撫摩的湘湘的那隻乳房說:「這隻是我的。」

又指指西蒙一直在撫摩著的湘湘的另一隻乳房說:「那隻是你的。」然後又撚著湘湘的乳頭說:「我們用小弩射擊,距離這個美麗的花蕾近的有優先的權力。」兩個男人放開了湘湘,走到離湘湘大約三、四米遠的地方。本博拿出一張象小手槍似的弩弓和兩支小弩箭說:「我先開始。」本博說完,將一支弩箭上在弩弓上,叉開兩腿,雙手平端,向湘湘瞄準。

相關文章

發佈留言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