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文學經典激情都市激情

她很漂亮,所以我又望了她幾眼。她很白,至少臉部,頸部和胳膊很白。她的頭發似乎拉了負離子,柔軟的直發掩映著清秀的面容。由於課桌的原因,我只能看到她的一部分胸,乳房似乎很挺,低胸的t-shirt領口被撐的很緊。

課室之戀~~

雖然是假期,但學習負擔過重,競爭壓力過大的我們每天還是要到課室里看書。然而畢竟是放假,課室比平常空了許多,有的一個小課室甚至只有一個人。😍

我是個天生不喜歡人多的人,因此我也想找一間沒人的課室一人獨霸了它,不過沒找到。最後我進了一間只有一個人的課室。🥰

    我走進了課室,問題也出現了。課室里的人多了一個——剛才還是一個,現在卻變成兩個了。任何人,任何時候,都可以隨便的進入這間課室。我忽然覺得這課室還不如妓女的陰道——只有塵根和金錢二者皆俱才可進入的地方。這里竟卑賤至此。不行,我得做點兒什麽。

客觀的物質世界因為人的存在而與主觀發生聯系。想到這句話,我從里面鎖上了課室的門。這讓我覺得課室有了些尊嚴。我竟有些高興了。

好笑的事就在這時發生了。

原先的那個人——似乎是個女孩兒,我沒多大注意——聽到關門聲,竟擡起頭警覺地看了我一眼。

把我當什麽了?強盜?流氓?他媽的混蛋!

或許是我多心了吧。這麽一想,我就為剛才的武斷有些內疚,內疚使我回望了她一眼,眼神中帶著歉意。

唯物論說:“萬物皆是相互聯系而變化發展的。”這是好話,說得極對。😆

關門這件事把我和那個女孩兒聯系起來,我對她的回望使我們的關系發生了變化及至發展到後來的一切。

    她很漂亮,所以我又望了她幾眼。她很白,至少臉部,頸部和胳膊很白。她的頭發似乎拉了負離子,柔軟的直發掩映著清秀的面容。由於課桌的原因,我只能看到她的一部分胸,乳房似乎很挺,低胸的t-shirt領口被撐的很緊。

我心說:“看夠了沒有,人家漂亮關你什麽事兒。快看書吧你。”😘

意識具有主觀能動性,所以我看書了。

坐著看書可真不是什麽好滋味兒。我不愛學習。短短一個小時我出去散了五次步。

每次出去我都要經過那個女孩兒的身旁,她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香味。她似乎也不怎麽愛學習,只看了一會兒書便趴在桌上睡著了。忽然,我有一種親近她的沖動。

說不定她真拿我當流氓呢。

還是那句話——意識具有主觀能動性。

    我走到她身邊,在她左邊的座位上坐了下來。她似乎睡得並不香甜,因為我的右手剛剛攬住她的肩膀她便醒了。當然,這些都在我預料之中,所以驚慌的是她而不是我。看得出她想尖叫,我右手的筆尖馬上抵在了她的右脅。“別叫!別動!”我聲色俱厲地低吼道。😁

她又怎麽會知道,抵住她的刀事實上不過是一支禿筆而已呢?她不叫了,一動也不動。

“乖,這樣就對了,我怎麽會舍得傷害你這樣的美人兒呢?你繼續睡吧,只當什麽也沒發生就行了。”我真是個十足的無賴。

她竟然真的重新睡去了。我開始對她上下其手。

侵犯是從她的腰部開始的,她的腰又細又軟。

從她t-shirt的下緣,我的左手長驅直入,肆意蹂?著她的上身。

狼永遠是貪心的,蒲松齡的《狼》中那兩條要吃屠戶的狼就是最好的例證。我也是一匹狼,一匹colourwolf,所以我也貪心。

美妙的腰部引誘著我繼續向上開拓。t-shirt隨著手臂向上翻起。😗

女孩兒的上身漸漸裸露出來。

戴著文胸的乳房是美麗的,但美麗是個視覺範疇內的概念,對於觸覺便不適宜了,因此女孩兒的胸罩被我剝了下來。

我曾經看過別人剝荔枝,一捏,一剝,嫩白的果肉就暴露出來。我覺得這是個很美的過程,因此我用了“剝”這個詞來形容胸罩被脫下的過程。

女孩兒的乳房帶給我的觸覺跟視覺是一致的——都那麽堅挺。不過觸覺還多了一點——彈性。彈性是看不出來的。這說明女孩兒是個沒什麽虛榮心的人,沒在自己的文胸上做手腳。😄

我的左手不斷的變換著方法對她的乳房進行侵略。剛開始是著力的揉捏,就像久違的朋友見面後的熱情寒暄。後來揉捏變成了撫摸,我的指尖在它的乳房溫柔的滑動著,時不時用兩根手指輕輕的夾捏她的乳頭,一張一弛。我想她的感覺應該像醇酒一樣——持久而深長。

    物理學說作用的一方同時承受著反作用。撫摸她的同時,我的小兄弟慢慢的不安分了。我想是使些壞的時候了。以己度人,她的花房會不會早已泛濫成災了呢?我得試試。

不過女孩兒們對貞潔看得比生命還重要。我以前的女友渾身都任我摸,就下體那個三角地帶例外。不知道她怎麽樣呢?

我還得試試。😙

手向下滑去,一寸寸移向陰戶,她似乎沒有抵抗。

當年東北軍的不抵抗使東三省輕易地淪陷,今天,我又輕易地征服了她的禁地。

物理學真是一門偉大的科學——98年的洪水也不過如此。我竟笑了一下,笑出了聲。

此刻我很想看一下女孩兒的臉,她的臉一定紅了吧。😃

    我甚至想,假如她的臉真的紅了,我就要告訴她整件事的真相,然後任由她打我罵我,如果她願意的話。

我拿開了“持刀”的右手,丟了那只騙人的禿筆,用雙手托起了她的臉龐。

我看到她光滑嫩白的頰上飄動著紅暈,燦爛如朝霞。她的嘴角甚至帶著些微笑。

我告訴了她一切,不過看她的神情似乎早已知曉。她之所以沒反抗是因為她不想反抗。

終於找到一個可以理解我的人了。

她說她要,我說我想她——做我的女友。如此默契,拒絕是九霄雲外的事。

後來她就成了我的女友,在後來成了我妻子。

唉…… 我“欺負”了她一陣,她卻關了我一世。😀

相關文章

發佈留言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