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人妻系列-T0T0.成人文學

《幫助妻子去偷情》(一)-5

《幫助妻子去偷情》(一)-5

文章作者: 了了了

(一) 與愛情無關

5、

我們的臥室真的不大,三個人都站在床邊,都有些尷尬。

小婉一下子笑了:「幹什麼啊,大家表情都這麼嚴肅的,好象跟床上有個死人,在進行遺體告別一樣。」

黃揚也笑了:「王哥,對不起了,要奪你所愛了。今天有什麼規矩沒有?」

小婉捶了他一下:「有什麼規矩?今天我們倆是夫妻。規矩你來定吧。」然後她格格笑著撲到床上。

「王哥,有沒有套?」

「沒有。」我一邊說著,一邊走到床腳,看著小婉風情萬種的攤開手腳,心裡開始衝動起來。

「噢,那……你放心吧,我不會射進小婉裡面的。」

我如釋重負。

小婉點著我的頭:「喂,那個人,電話里怎麼答應的?」

我暗罵著小騷貨,對黃揚道:「你就射進去吧。」

黃揚撓撓頭:「今天的事,有點意思。小婉,你不是說我今晚是你老公,我來立規矩嗎?我的規矩就是,你先站著王哥身邊,把衣服一件一件脫給王哥。王哥,今天大家都放開了,你也別介意,一會兒,你把小婉光著身子,送到我懷裡。」

「討厭!你好壞!」小婉只好紅著臉起來,走到我身邊。

「接著。」小婉聲音很輕,低著頭,把外罩解開,然後把帶著體溫的衣服,扔給了我,露出了她曲線玲瓏的嬌美玉體。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小婉,她又慢慢地解開了乳罩,徹底地露出了她的上身。紅紅的乳頭,此時在情慾的刺激之下,已經立了起來,好象渴望著黃揚的愛撫。

這時黃揚開玩笑地說道:「小婉,你的小乳頭好美啊!」

小婉撇了他一眼,輕聲地說道:「現在,全都是你的了。」然後她張開雙臂,等著黃揚抱她。

不料黃揚說:「剛才我可是立了規矩了,你要全脫完了。」

小婉雙頰似火:「給我老公留點面子吧。」

「下面接著脫!」我粗著聲音說道。

「可是你說的。你就等著吃虧吧!」小婉挑戰似地,解開了褲腰帶。她平時很喜歡穿褲子,因為她腿既長又勻稱,所以看上去很窈窕。

當她放下褲子時,展露出那雙頎長秀美的玉腿時,連黃揚也瞪大了雙眼。

「你來脫我的鞋和襪子吧。」她笑眯眯地看著我。

這可是要了我的命。小婉平時就愛穿黑色的小皮鞋和黑色的襪子,她的腳很骨感,黑色的襪子朦朦朧朧,看上去極有誘惑,小婉知道我最迷的就是她的腳,我剛結婚時曾發誓,我只要獨享這雙腳,就如同擁有了全世界。

我蹲下去,一邊愛撫著,一邊替她除襪。

她低頭笑著看我,並暗示似地向我翹起肉乎乎的腳趾。

最後,小婉看著我,挑戰似地,慢慢地,慢慢地,自己脫下了她小巧的內褲。拎在手裡,向我晃晃,然後一下子蓋在我的臉上。那種味道,讓我欲仙欲死!

「把我獻給他吧。求他占有我吧。」小婉顫著聲音對我道。我抱起了輕盈若羽的小婉。她環摟著我的脖子,對我道:「你到外屋吧。聽聲音,會更刺激一些的。我向你發誓。」我點點頭。

這時,黃揚也飛快地除去了他全身的衣物,把小婉接了過來。

當身後的門關上時,我心裏面,除了無法形容的傷痛,還有一種難以描摹的複雜感覺,手上殘留著的小婉肉體的氣息與溫馨,仿佛是生命彌留之際對人世最後的感覺,無比地寶貴!我一面流著淚一面親著雙手,底下已經硬得難以忍受了。

「老公,黃哥哥他開始摸我了。嗯,……好壞,不可以的,你怎麼能摸我那裡」

「那是什麼地方啊?」

「人家的小乳頭,給你逗得好癢,好硬了……嗯,不要嘛,一邊摸,一邊吃,人家受不了了。」

「不可以的,你不能動那裡,那是人家的禁區,啊,爽死了!我流了!老公,我流了。」

「不要,不要動人家的小豆豆,人家老公都沒這麼玩過的,爽死了,快點,快點動,我要死了!」

「進去了,人家是你的人了!你的大雞巴,這麼硬,這麼粗,這麼燙!」

「好深哦!老公,親哥哥,我的小親哥哥,我要給你捅死了!」

我一邊聽著一邊打著手槍。幻覺中小婉的叫床聲好象穿透了重重牆壁的封鎖,在這個慾望城市的上空反覆迴響,盡情地宣洩著女性的性慾之聲。

當她快丟的時候,她真的叫起我的名字:「我就要給他了,我是他的人了!我要給他了,要死了,再深點……!王八老八,你進來吧。」

我推開門走了進去,小婉雙手扶著床頭靠背,象條母狗一樣趴著,黃揚抱著她的腰,兩人的性器緊緊地連在一起,小婉的叫聲已經漸漸弱了下去,頭無力地垂了下來,圓滑的香臀卻依然在做著垂死掙扎,貼著黃揚的胯身不由已地搖著。

直到黃揚最後又奮力地插了好幾下,小婉才再一次地叫了出來:「我感覺到了,你………的精液……都射進來了,散到我的花心裡了……哦,……好爽!」

然後她扭過頭來,頭髮凌亂不堪,臉上一片嬌紅,香汗點點,看著我道:「老公,我美死了。」

黃揚慢慢地把水淋淋的雞巴抽了出來,在黯淡的燈光下,他的龜頭上,數根透明的愛液,還盪悠悠地連著小婉紅紅的陰戶那兒。

小婉一翻身,疲憊地靠在黃揚的懷裡,一任他輕憐蜜愛,膚泛緋紅、輕囈婉吟,豐滿傲人的胴體,仿佛不勝雲雨蹂躪,高潮餘燼未過,仍在輕輕地顫抖著,剛剛漲過的乳暈正慢慢地褪去,雪白修長的大腿,一隻彎曲地疊壓著另一隻,大腿根部的淒淒的綠草中間,從她紅腫的玉門裡,一股一股地沁出好多白色的精液,沿著小婉的大腿流到床單上。屋內充滿了若有若無的腥騷味道。

黃揚看了看我:「王哥,你來吧。」

我很快地脫光衣服,上了床。小婉媚眼如絲地看了我一眼掩嘴輕笑著:「你不嫌棄吧?床單上都是我和他流的東西,這裡面,還有好多呢!要不,我去洗洗吧。」她指著她歡液流泄的微腫小穴。

「小黃,要不你先回去吧,以後歡迎再來。」我說完之話,才意識到有些語病,小婉笑得花枝亂顫。

「去吧,黃哥哥,以後,歡迎再來玩我。」小婉也向他招招手。

黃揚離去後,小婉再次撲到我懷裡,仰著臉,對我道:「老公,你恨我嗎?」

「不恨你,你以前說過,這和愛情無關。」我心裡還有一句話沒說出來,小婉,這也和你個人無關。在這個陌生而令人恐懼的時代里,性慾,金錢,自我,放縱,頭上的光環一個比一個亮,我們一起參與了對它們的膜拜,這,並不是個人的錯。

「老公,我好愛你。我剛才有三次高潮,一次比一次泄得多。請你不要恨我,為什麼一個女人不能同時擁有兩個男人呢?我對你的愛並沒有少一分,反而多出十倍。」

我緊緊擁著小婉,手正觸著她濕膩、粘滑的臀股,我舉手一聞,真是好騷!我知道就是這些東西,讓我永遠地失去了一個純潔的愛妻,但同時,我突然間明白了一件事:與其接受她精神上的疏遠,我寧願接受她肉體上的不純潔。

「還沒流盡啊?」我低頭看小婉的小穴,還有幾絲白色的愛液,殘留在她的小陰唇上。小婉見我看得那麼仔細,羞得無地自容。

我挺起硬硬的雞巴,慢慢地插了進去。

小浪穴裡面非常滾燙,又滑又膩,隨著我的深入,黃揚和小婉流的蜜液沿著我的肉棒到處曼流,在這種潤滑劑的幫助下,我輕易地插到小婉的最深處了。

小婉叫了一聲:「哦!」

在那股熱流的刺激與包裹之下,我的雞巴無比地舒服與堅挺。

小婉擠擠眼,向我調皮地一笑:「怎麼樣,挺舒服的吧?」

我大叫一聲,只兩秒鐘功夫就射了。

過了半年之後,那個黃揚從公司里離開,我和小婉終於恢復了正常的生活。小婉給他玩了不下五十次。有好幾次沒戴套。終於,她懷上了他的孩子。我很希望留下那個孩子,但是小婉並未徵得我的同意就偷偷打掉了。然後她開始辦出國,在她的一再要求下,我和她離了婚。

之後我事業稍有成就,又找了一個好看的女孩子,叫小靈,她人很活潑,正好補足我沉悶的個性。過了一段時間,我再次結婚了。

【本文轉載自STEXT-S文字(dbro.news)】

相關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