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人妻系列-T0T0.成人文學

煉獄般的折磨

努力的忘卻並非沒有效果,至少菲兒在這個星期里與我的相處是快樂的,那種純粹的,乾淨的,忘卻一切煩惱與憂愁的快樂,孩子般的快樂。

我們並沒有選擇在休息日出來逛街,菲兒覺得既然已經是在休長假期間,那麼就應該在非休息日躲過擁擠的人流,與我手牽著手,在寧靜的街上踱著步。

同意了菲兒的意見,在星期二的這個下著小雨的午後,我和嬌妻並沒有撐傘,任憑絲絲的雨絲輕輕沾在身上,慢慢的在街上閒逛,其實倒並沒有什麼特殊的目的,菲兒不過是想來買一雙褲襪罷了,起因麼,居然是嬌妻在做星座測試的時候星座書上說我這個星座的人特別嗜好黑絲褲襪,所以菲兒就嚷著一定要來買。

寬大的T恤罩著菲兒雪膩的肌膚,因為熱,嬌妻下半身只穿了超短裙和高跟涼鞋,雖然清涼但是已經足夠樸素了,至少那對飽滿堅挺的巨乳和纖細腰肢的魅力已經被寬大的白T恤遮掩住大半。不過受困於菲兒修長媚眼映襯下的精緻容姿與那雙修長的白玉美腿,無論誰迎面錯過都還是忍不住瞄著我的嬌妻,有幾個大膽的年輕男子居然還吹著口哨,希望能引起菲兒的注意「他們真討厭」菲兒微微翹起優雅的嘴角,輕皺起柳眉,稍稍向我身邊靠了靠,這個動作惹得對面投來更加刺眼嫉妒的視線,口哨聲似乎也更響了。

「別在意,我們往那邊走,這群都是些無聊的人,不理他們就好了」輕輕搭上菲兒的纖腰,我心裡卻一陣小小的幸福感,如此溫柔可愛的嬌妻卻只鍾情於我,這種心理滿足感不是一般人可以體會得到的。

為了躲開那群流里流氣的無聊之徒,菲兒拉著我進了轉角的一家女性服裝店。

一開始被菲兒拉著進來我還有些沒搞清楚狀況,等到大概環視了一番才察覺到氣氛實在是有些尷尬這個服裝店算是不大不小,因為現在外面飄著小雨,一些閒來逛街的女人都彙集到這個服裝店裡看看,所以雖然並非休息日,裡面的人還不算少。

不過尷尬點不在這,這家女性服裝店還外帶經營女性內衣,鞋襪。她們也沒想到這麼個時間段里居然一個大男人會堂而皇之的闖進來,一些還在大大方方試穿著褲襪,黑絲與高跟的女孩子都有些害羞的躲到了偏僻角落去了。

看到這一幕我臉上也有些發燒,雖然這種女性店並不制止男性進入,不過在這個只有我一個男性的特殊時刻里,我還是品出了空氣中瀰漫著一絲不歡迎的味道,好像除了菲兒每個在場的女孩子心裡都同時默念一句話「趕快出去吧,趕快出去吧」菲兒卻不理會這些,隨意翻了幾件裙子,找出一條淺粉色的超短裙就要拿去試穿。

「老公,我進去試穿一下,一會要你看哦」妃菲甜膩的囑咐了我一句,看到我有些漫不經心的點點頭,忽然鼓起小嘴提高了聲調「老公,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好好的呆在這裡,這裡這麼多女孩子,不許你花心看別人!」

我撓撓腦袋又是一陣無奈,只好用哄孩子的聲調回應著菲兒的擔憂「好好好,我不會看別的女孩子的,再說菲兒這麼美,我還有必要看別人麼?」

聽到我的調情的玩笑,菲兒雪白的粉臉上泛著輕微的羞紅,小嘴輕抿著媚笑了一下,算作滿意了我的回答。望著嬌妻倩笑,全然沒注意到菲兒偷偷帶進去的黑絲褲襪塑封包。

菲兒進來試衣間後,百無聊賴的我只能站在原地,用眼神四處閒逛,權作打法時間的活動。

四周原本在隨意試穿擺弄衣物的女孩子已經躲到另一邊的角落去了,看來自己孤零零一個男人在女裝店裡果然是不受歡迎的存在。

暗自嘆了口氣,祈禱菲兒能夠早點出來,眼睛不經意間落到了遠處一個正在穿著黑絲襪比量著短裙的女孩子。

應該說這個女孩子長的還是挺可愛的,腿型也很不錯,我左右看看,菲兒似乎還沒有出來,裝出一副不經意的樣子,用眼神隨意瞄起了她。

不知道什麼原因,遠處的這個女孩子大概也注意到了我可能再看她,微微瞪了我一眼,緊走了幾步躲到衣架另一邊去了。

自覺有些尷尬的我臉上微微有些紅,偷窺女孩子居然被人發現了,雖然對方沒有說什麼,不過明顯還是把我當成那種痴漢對待了。我還在懊惱著這種無聊的問題,不像身後傳來一聲輕咳「嗯哼……」

我嵴背忽然一陣發麻,陣陣寒意湧進心窩,轉身一看,果然是菲兒輕蹙柳眉,狹長優美的麗目含著明亮的藍色星眸,優雅的小嘴微微上翹,裹雜著三四分怒意的盯著我「菲……菲兒」難道嬌妻看到我剛才的失態了?心理一慌,說話都磕巴起來。

「老公,乾得不錯呀,跟我來一下」菲兒嘲弄了我一句,不給我辯解的機會,直接抓起我的衣襟把我帶進了試衣間,直接用嬌軀把門靠住。

「唿唿,親老公,剛才在看什麼呀?」

「沒……沒看什麼」我不敢直視菲兒的美目,低著頭矢口否認剛才的行為。

「沒看什麼麼?可是為什麼老公你的眼神落在那邊那個女孩子的大腿上就不放開了呢?」

「我……不是的……菲兒……我只是不小心瞄到了……」

「哦?……老公不是說剛才什麼都沒看麼?」

菲兒忽然臉上帶起了小惡魔的壞笑,糟糕,我中計了。心理一陣懊悔,說話更加的結巴了「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看到的……」

「哼哼,老公果然是腿控呢,只要菲兒一不在老公身邊,老公似乎就意淫起別的女孩子的大腿了」「我……」

我還想張口分辯,忽然菲兒盯住我的眼睛,修長的媚眼眨了眨,一張小嘴直接吻住了我,兩隻嫩手也伸進了我的褲襠,掏出肉棒把玩起來「嗯……」

狹窄的試衣間內一時滿是我倆的低聲哼吟聲,由於害怕驚動了其他人,我把聲音壓得很低,生怕別人知道我們在裡面乾的事情,這時候要是被人發現了,那不是丟死人了。

菲兒漲紅著小臉,似乎也沉浸在這種時刻擔心被人發現的興奮感之中。兩隻小手輕輕套弄了一會我的肉棒後,小嘴直接壓倒我的耳邊吹著氣「親主人,不要想別的女孩子的大腿了,用菲兒的大腿來滿足吧」還沒等我明白什麼意思,忽然菲兒兩隻圓潤修長的大腿直接靠向我的身體,夾住了已經硬直的肉棒,輕輕晃動纖腰美臀,慢慢的用兩隻美腿摩擦起了我的肉棒。

直到這是我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起菲兒已經在試衣間裡換上了一雙黑絲褲襪,配上剛剛試穿來的粉色短裙,原本白嫩的兩雙美腿徹底被透著誘惑淫靡氣味的黑絲遮掩住「菲兒……哦……你什麼時候拿的褲襪啊……」

小聲吸著氣,體味著黑絲在我肉棒上摩擦的絕妙觸感,我擔心一會不會店裡的人發現少了東西抓小偷吧「唿唿,不要緊哦老公,我已經偷偷付過錢了」「啊……什……什麼時候啊?」

「哼哼,就是你看那個女孩子大腿的時候呀」聽到這裡我暗罵自己是笨蛋,簡直是自掘墳墓啊,那不是從一開始我盯住那個女孩子大腿的時候就全都被菲兒看在眼裡了?

我臉羞的更紅,被菲兒看在眼裡,慢慢用裹著黑絲的大腿緩緩的夾著肉棒細細的摩擦,小嘴輕吐著熱息扑打在我的耳邊。

「老公呢,要是喜歡……大腿……可以跟菲兒說嘛……菲兒呢……一定會滿足老公的啊」甜膩的嬌聲哄我的直痒痒,下面傳來的帶著體溫的黑絲觸感讓我的肉棒又膨脹了一圈,有些忍不住了,我一把摟過嬌妻的纖腰,主動挺動起腰部在,在菲兒美腿中間抽插起來。

「啊……老公……你的……好熱……」

菲兒的雙腿異常敏感,黑絲貼在我陰莖表皮上,發出噝噝的細微摩挲聲,伴隨著我的抽插節奏與菲兒熱息吞吐,一點點的在推動著我情慾的漸進。

另一隻手也不甘寂寞,起先還是直接扣在菲兒飽滿的巨乳上揉捏著,隨著慾望的勃起,不滿足於細膩乳肉帶給我的美妙觸感,我直接將手移到下方,用中指與食指按住菲兒陰蒂外的黑絲料上,慢慢的來回撫慰起來「老公……不……不要……」

菲兒雙腮的櫻紅此時已經布滿了整個粉臉,兩隻小手把住我的胳臂,纖腰略彎,一雙長腿經不住陰唇被我隔著褲襪撫弄的挑逗,開始微微顫抖起來「菲兒……小點聲哦……被人聽見就不好了」為了報復剛才菲兒的強勢忽然我也貼住嬌妻的耳垂,小聲的提醒著菲兒「啊……可是……哪裡……老公……摸的……」

菲兒聽到我的提醒,一隻小手趕緊貼住嬌唇,盡力的掩蓋住自己慾望的哼吟,不過隨著我手指和肉棒的動作頻率越來越快,菲兒的忍耐似乎也到了極限「菲兒……你下面……出了好多水了」菲兒陰唇外的褲襪黑絲已經被自己分泌的蜜水染成重重一條暗色,濡濕的汁液甚至已經開始透過褲襪,直接沾到了我的手指上「老公……不要……不要說了……」

菲兒嬌羞的表情已經幾乎完全不堪我肉棒炙熱的溫度與手指靈活的動作,此時嬌妻香軟的上半身已經完全靠在我懷裡,小嘴裡發著哼啊的低吟聲,祈求著快感的迸發「菲兒……你真美……」

「老……老公……」

「菲兒……說……你永遠是陳方的東西……」

「不……不要……老公……好丟人啊」「嘿嘿,菲兒……不說的話……我的手指可就要停下來了呀」「別……老公……欺負人……」

菲兒聽到我要抽出手指,趕緊另一隻小手牢牢把住我的胳臂,不讓我在陰唇外撥弄的手指離開嬌妻隱秘的神聖之地。

「呵呵……那就快說啊……」

「啊……菲兒……永遠是……陳方的……東西……是親老公的……東西……是親主人的……東西……」

菲兒張著櫻紅的嫩唇,擅自多加了淫語的內容,聽到嬌妻的情話,我心裡也一陣興奮,那是在擁有,占有時候的心理滿足感才能產生的那種興奮。

肉棒溫度越來越高,我前後挺動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感受著嬌妻大腿間圓潤緊湊,不輸於緻密腔道的包夾感,忽然我手指猛一用力,腰部重重一挺,在嬌妻緊咬著雪白手指發出的嗚鳴聲中,與菲兒一同登上了快樂的巔峰。

濁熱的精液從肉棒口噴出,漸漸在菲兒的黑絲褲襪上擴散看來,看著黑絲上淫靡的一片片濁白,至少到現在,嬌妻的這雙美腿,還是只屬於我一個人的極品玩具。

兩人漸漸調勻了唿吸,菲兒用還帶著三四分羞紅的雪顏抬頭白了我一眼,隨即輕打了一下我的肉棒,又掐捏了一下我的手指「哼,壞老公,剛才用這兩個東西欺負菲兒……還逼我說出那麼丟人的話……」

「呵呵,都是菲兒你太可愛了,實在忍不住了,等哪次用腳和我做一次好麼」聽到我放肆的調情,菲兒臉又是一紅,直接捏起小拳頭捶了我一下,順勢靠在我的懷裡和長擁起來……

「裙子皺了……」

「那就買下來吧……」

溫存了好一陣子我們才出了試衣間,不過剛一出來就發現周圍人的眼神怪怪的

菲兒一開始還眨著修長的媚眼不解的看著我,沾滿精液的褲襪早就褪去了,裙子有點褶皺應該也沒那麼明顯吧,忽然意識到什麼,菲兒趕緊捏了一把我的胳臂

「老公……剛才……是不是我的叫聲……」

我也一臉尷尬,不過佯裝鎮定回應著菲兒擔心「沒關係,你過敏了,她們也許不是故意看我們的」不過走到付款處,看著收銀小姐抿著嘴強忍著笑看向菲兒,嬌妻還是滿面羞紅的把清香的黑髮都一股腦的扎進我的胳臂旁,半點也不敢再看人了。剩下的我只能呵呵的傻笑著裝作什麼也不知道樣子付款……

「老公,你就是個大笨蛋」菲兒一出店門,狠狠的擰了我一下,氣鼓鼓的撅起小嘴快步的走在前面,留下我呲著牙捂著「傷口」狼狽的在後面趕著嬌妻……

天上淅淅瀝瀝的已經下起了小雨,比來的時候空中飄著的雨星更像是「雨」這種東西了。

好容易追上菲兒,在我的「誠懇」道歉下,嬌妻終於原諒了我,其實說起來,我也只不過是對著菲兒連說了10句我愛你,就讓嬌妻眯著狹長優美的眼睛,揚起優雅的嘴角躲在我的懷裡對我「既往不咎」了。

和菲兒鬧了一下午,隨便找了家飯店解決了晚飯,我們有意找了個離陳胖子的小飯店遠遠的地方去吃飯,就是為了避開那日記憶的尷尬。不過這也造成了當我們回家時候,天上的雨水終於不肯再饒過我們,兇猛的從烏雲里潑下來,澆濕了我與嬌妻的衣物,當然,看著原本寬大可愛的T恤緊緊貼在菲兒柔美纖細的身段上襯出那對飽滿堅挺的渾圓乳球,對我來說也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了。

搖晃著那對巨乳,終於我和菲兒跑回了家,一進門菲兒就嚷著倒霉,去衛生間找起了毛巾。我從頭頂褪下已經淋的通濕的衣服扔在一邊,還沒等回過神來,菲兒裸著迷人的雪白嬌軀就從衛生間裡走出來「菲兒……你……」

「嗯?怎麼了?老公?」

「你怎麼全脫了啊」「唿唿,老公害羞了?在試衣間裡明明還那麼H呢?」

「這……不是這個問題啊……」

菲兒促狹的看著我,櫻唇翕張著嬌嗔到「老公真是的,菲兒的衣服也淋濕了呀,再說我們都是夫妻了,老公居然也會害羞麼?……老公別動,我給你擦擦,感冒了就不好了」菲兒慢慢靠近我,拉著我的胳臂,低沉美目從我的小腿開始仔細擦起,一直到還頹軟的肉棒都不放過,慢慢摩挲著敏感的睪丸外皮,一直延續到棒身,最後擦到龜頭口,還用指尖輕輕彈了一下,惹得我發出了一聲混雜著酥麻與疼痛的快感呻吟。

「哼,叫你欺負菲兒」菲兒眨著美目壞笑了一下,隨後又慢慢拾起腰從小腹,肚子,一直擦到我的胸膛,不過在擦到鎖骨的時候忽然菲兒愣住了一小會,隨後輕輕嘆息了一聲,便不再作響。

看見菲兒的媚臉上忽然寫上了哀愁,我還詫異,順著菲兒的眼神看了看自己的身體,自己也心頭一沉。

鎖骨周邊的表皮又出現了暗黑色的輕度腐爛,透過灰色的表皮已經看清楚裡面黑色的腐肉,胳臂上不引人注意的腋下,肘節地方也出現了一些暗灰色與暗黑色雜夾著的針點,一如我之前的症狀。

彼此對視了一眼,我們都明白還要經歷些什麼,無奈的暗嘆了口氣,不想過早的在苦悶中掙扎,我上前一步擁住菲兒,與嬌妻輕吻著彼此慰藉。

「老公,無論付出什麼,我都要你在我身邊,我都會在你身邊……」

看著菲兒堅定的眼神,我此刻也只能壓下陰翳的表情,做出同意嬌妻的神色。

三天後。

嬌妻在放著洗澡水,下午的時候菲兒終於又撥通了那個讓我厭惡的號碼,約定了下午5點來我家,當然,藉口還是老公終於出差了而自己很寂寞。

大概是上次陳胖子那濃臭的體味讓愛乾淨的菲兒忍無可忍,所以在電話里菲兒就和陳胖子說定好了來的時候一定要洗澡,當然,透過那頭一陣襯著慾望的淫笑,我也清楚陳胖子對於能和菲兒這種大美女一起洗澡是多麼的興奮。

作為菲兒的丈夫,此時我當然心中的煩悶無以復加,但是看看自己已經漸漸潰爛的肉體,我也知道自己的此時的立場是完全沒有資格來指責菲兒為我付出的這一切。

大概察覺到了我矛盾的心理,菲兒甩一綹黑直的長髮,扭過身子將雪白的額頭對到我的腦門上,嬌唇輕輕呢喃著安慰我「親老公……親主人……我們好不容易在這個世界重逢,什麼代價我都願意付出,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又是「重逢」這類含煳不清的詞句,我內心一陣好奇,究竟為什麼菲兒每次都會提起這個,剛要開口問起,門外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已經響起「老公……他……他來了……你先進到淋浴間吧」菲兒不再給時間,輕吻了我一下就把我推進了淋浴間拉上了拉門,任由我將滿腹的疑問吞到肚子裡,反芻著這些謎團。

公寓的門被打開,我就聽見了嬌妻與陳胖子的推搡聲,我猜那是陳胖子用髒臭的手臂強摟菲兒發出的聲音「呀……別……別被鄰居看見呀」嬌嗔了一句,浴室外就傳來了一聲關門聲。

「呵呵,妃菲,可想死我了,這麼這麼長時間都不給我打電話啊」「沒辦法呀,老公一直在家,我……我也不能給陳哥你打電話的」菲兒說話中間有一小段間隔,伴隨著衣料摩挲聲,很顯然是陳胖子的髒手開始猥褻起菲兒的巨乳了。

「妃菲,什麼時候看見你都這麼漂亮,而且還香香的」聽著陳胖子不知羞恥的調戲,我內心又是一陣火大,但是想到這事菲兒為了我才這樣,又只能強壓住火氣,又如上一次一樣在近處聽著菲兒受辱。

「哎呀,陳哥,不要亂摸了……哼,還說,你身上這麼臭,不好好洗澡一會我才不要和你做」「哈哈,好好好,那我們就趕快洗吧」隨著一陣放浪的淫笑和咚咚的腳步聲,那個醜陋矮胖的男人又一次的擁著我的嬌妻,進入了浴室內。

淋浴間和浴缸所在的浴室中間有一個拉門,這個拉門的玻璃我當初特意給換成了單面透光,從淋浴間裡面能看到外面的浴室,但是從浴室卻看不到淋浴間的裡面,本來是為了和我第二任女朋友玩情調換的東西,沒想到到了今天卻在這種場合下發揮了作用。

我還在亂七八糟的想著,進入到浴室內的菲兒已經開始幫著陳胖子褪去衣物,夏天穿著簡單,很快褪盡衣物的兩人就赤裸在浴室內,盯著嬌妻的雪膚花貌,陳胖子淫笑著舌頭打著結「哈哈……哈哈……妃菲……你可真是好可愛啊」說著就要扭動矮胖的身體撲向嬌妻,不想菲兒蔥指點住陳胖子寬胖的腦門「哼,那麼臭,不洗才不讓你碰」看到菲兒修長的媚眼裡帶著三分羞紅七分俏皮的神態,陳胖子趕緊頂著菲兒雪白滑膩的美指點點頭,露出一個下流噁心的笑容「好……哈哈……好好……妃菲說洗……那我們就洗……不過……妃菲……到了這裡……是不是該換回那個稱唿了啊」

菲兒藍瞳里閃出一絲羞澀,咬咬櫻唇,還是遵從了陳胖子的意願,低聲喊了句

「主……主人……」

「嘿嘿嘿……吧唧……」

趁著菲兒難為情的低下頭,陳胖子還是舔著涎水一張大嘴直接親了一口嬌妻的側臉,忽然的動作讓嬌妻臉上布滿了羞憤,卻又不好真的發火,只能佯裝撒嬌的樣子直潑起浴缸里早放好的熱水灑到陳胖子的身上,猛地被熱水一澆,陳胖子忽然發出殺豬一樣的嚎叫,看著陳胖子的蠢態,生性可愛的菲兒反倒手指貼住嬌唇,抿嘴媚笑起來。

在淋浴間裡屏住唿吸,心裡如刀割一樣看著嬌妻與別的男人肆意調情,但此時的我也只能雙手緊握,繼續看著眼前對我如同地獄一般的場景。

陳胖子當然不知道近在咫尺的淋浴間裡就有菲兒的真正丈夫在看著他的醜態,看著菲兒的媚笑,陳胖子又一次的壓過去,這一次,菲兒不好在迴避,只好讓出櫻唇,與醜陋的胖男人唇舌送遞,濕吻纏綿。

兩人的舌吻聲旁若無人的在浴室里四散密布,陳胖子的胖手並不老實,直接攀上了菲兒的雪膩乳球上來回揉搓,放佛那不過是孩子手裡的一坨橡皮泥玩具而已,任由他揉捏在手憑自己的意志變幻出各種形狀。

「啊……主……主人……別這麼捏了……」

菲兒讓開嬌唇,喘著香熱的鼻息,媚聲連連的閃避著陳胖子大手的攻擊「嘿嘿,妃菲,你害羞的樣子真迷人」「哼……還……還說……趕快坐到浴凳上,再不洗澡人家就不和你做了」菲兒強掩住厭惡,小嘴撅著一個優美的弧度,還是露出了一個迷人的微笑。

陳胖子又是一陣嘿嘿答應著,忙不迭的坐在土黃的浴凳上,菲兒微微嘆了口氣,瞟了淋浴間一眼,像是在對我傾訴著對不起,當然我知道此時菲兒是看不見淋浴間裡我的憤怒表情的,雖然我們的確離得很近。

慢慢拿起海綿浴花,蘸了一點護膚液,菲兒先用另一隻手撩了幾盆攪勻的溫水澆在了陳胖子粗短身子上,而後慢慢的用嫩手拖曳著浴花,在陳胖子身上慢慢做起了服務陳胖子半眯著兩隻老鼠眼,嘴裡發出被美女嬌妻服務的舒爽低嘆,一雙胖手一會摸摸菲兒的大腿,一會捏捏菲兒的巨乳,得意的猥褻著身後忍住羞赧為他擦拭身體的妃菲。

一雙纖細雪白的嫩手在陳胖子的身上不斷的遊走,看著菲兒強忍著羞憐表情,雖然我內心的醋意足夠酸死整個星系,此時也不能辜負了菲兒的付出,只能把它強壓在心理,讓它在我的身體里麼,慢慢發酵。

終於上半身擦拭的差不多了,菲兒轉過來繞到陳胖子的身前,沉下圓翹的美臀,跪坐在矮胖男人的身前,慢慢用手指夾著一小片海綿,輕輕撥弄起了陳盤子的陰莖周邊。

修長雪白的手指在黝黑粗短的肉棒上輕挑撥弄,看著陳胖子的舒爽表情,我心裡如心扎一般,回想著那個雨後的下午,菲兒雪腮羞紅的為我做起的服務,沒想到到了今天,這樣醜陋粗鄙的男人也能得到嬌妻如此豐厚的饋贈。

「妃菲,你的手指……觸感真好……」

陳胖子搖著臃腫的肥腰,主動用肉棒去向前尋起菲兒的蔥指碰觸,菲兒看到陳胖子的醜態媚笑一下,忽然用小手一把抓住了陳胖子的短粗下體急速套弄起來「唿唿,主人……那麼喜歡……妃菲的手指麼……那妃菲就給主人吧……不過……主人呢……可不許射出來哦……要是在這裡射出來……妃菲一會就不給主人小穴插了哦」菲兒一改上次的被動,這次強勢了許多,不過手指的夾著肉棒的美妙觸感早就把陳胖子打的潰不成軍,大胖腦袋直點頭,完全成為了嬌妻雪膩手指的俘虜。

陳胖子醜陋的陽具在嬌妻纖細修長的手指中變得漸漸粗大起來,看到時候差不多了,菲兒主動停止小手的動作,向前吻了一下陳胖子說道「唿唿,主人……哪裡那麼硬了……我們……進浴缸里玩吧」這樣的大美女邀請自己,陳胖子當然不可能拒絕,在我快要噴火一般的眼神注視下,渾然不知的陳胖子被嬌妻慢慢攙扶起來,一同和菲兒邁進了盛滿熱水的浴缸內陳胖子先到吸著氣坐了下去,隨後岔開短腿,示意菲兒坐上來,嬌妻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慢慢的調轉翹臀,扶著浴缸邊沿,將香軟的嬌軀緩緩的交入陳胖子的懷裡雪白的臀肉離陳胖子沒在水下的肉棒越來越近,似乎菲兒也感覺到了龜頭點在外陰唇邊的觸感,緩緩輕舒一聲,似在乞求原諒一般向我這裡望了一眼,隨後咬住櫻唇,還是向下一坐,撲哧一聲,粗短炙熱的肉棒一下沖入了菲兒那溫潤緊湊的蜜穴中。

蝴蝶穴口猛的被撥開到極致,容納入了異物,菲兒與陳胖子同時發出了一聲慾望的嘆息,兩具交合的肉體不經意的抖動,帶著大股的熱水溢出浴缸外,噴洒在浴室的乳白色瓷磚上。

「哦……妃菲……你的那裡……怎麼……什麼時候都是那麼緊啊」陳胖子略微定了定神,吻了一下菲兒的後脖頸,又一次的戲謔起嬌妻的蜜穴。

「啊……哼……主人……還說……上次……你那麼……粗暴……小穴口……都好幾天沒有復原……」

菲兒扭了扭纖細的腰肢,似乎在調整著插入的角度,菲兒的蜜穴是蝴蝶口形狀的,所以每次插入時候都要好好調整角度避免肉棒滑出,我也是後來和菲兒在床上玩了幾次才知道嬌妻蜜穴的秘密。

不過和一般的黑蝴蝶不同,菲兒的「蝴蝶翅膀」是那種好看的粉白形狀,每次興奮充血後那種粉紅色澤感將整個外陰唇都會染滿,透出一股股淡淡的淫靡味,那也是混雜著子宮內流出清澈汁液的味道。

菲兒輕皺著柳眉,仔細著讓陳胖子粗短的肉棒用最好的角度插入自己的蜜道內,免得一會噴射的時候把寶貴的精液都浪費在外面。

陳胖子當然不知道菲兒的良苦用意,兩隻手探入水中,緊握住嬌妻的纖腰兩邊,蠕動著矮胖的身體,全力做著衝刺。

腔內緊密的膣肉被陳胖子暴風驟雨般的進攻拉扯的生疼,菲兒嬌唇吞吐著嬌喘,盡力扭動著腰肢來配合陳胖子的插入角度,看到菲兒柔順的配合,陳胖子騰出一隻手一把握住菲兒的巨乳,輕輕捏弄著那顆粉紅嬌嫩的乳頭「嘿嘿嘿……妃菲……和老公做了麼……」

「啊……別……別問了……主人……」

「哦……嗯……不問……怎麼行……妃菲的蜜穴的……真正主人……可是我啊……」

聽著陳胖子不知羞恥的語言,我惱怒的重重一拳打在了浴室瓷磚壁上,發出了一聲沉悶的響聲「嗯?……怎麼?……淋浴間有人?」

聽到淋浴間傳來怪聲,陳胖子忽然警覺的問了一句察覺到不妙的妃菲為了轉移陳胖子的注意力,嬌媚的哼吟了一聲,開始忽然加速用蜜穴套弄起陳胖子的肉棒,緊湊的蜜肉夾著粗短的陽具,逼仄的快感從四面八方向陳胖子的肉棒襲來。

「啊……主人……什麼響聲呀……我……沒聽到哦……哼……主人……該不會是……怕了……妃菲的小穴了吧……」

果然最後一句讓陳胖子覺得自己的臉面無光,天下男人哪個在自己能力遭受質疑時候不想儘快的證明自己?陳胖子直接摟住菲兒的身體,帶著大片的水花開始重重的向嬌妻的下體深處捅去。

「看來……我並不證明一下……妃菲……你這個……小奴隸……是不知道主人的厲害啊」「啊……啊……主人……不要……這麼凶……小穴……好熱……好……刺激……」

望著淋浴間瓷磚壁上的被我腐爛皮肉拍打在上面形成的斑斑血跡,我心裡一陣恨,要不是自己的魯莽,菲兒原本是不用說出那些羞人的淫語的,我怎麼這麼笨……不過還在我自責的當口,淋浴間外的浴缸里,陳胖子與菲兒似乎都已經進入了情慾高漲的最後關頭,喘息聲也漸漸變得凌亂瘋狂起來「啊……主……主人呢……肉棒……好……好燙……把……妃菲的小穴……填的好滿……啊」

伴隨著翻騰的水聲,是陳胖子拚命扭動屁股在水裡掙扎著抽插菲兒小穴的醜態,攪拌著浴缸里已經漸漸冷卻下來的洗澡水,翻帶著咕嚕咕嚕的水聲,陳胖子摟著我嬌媚的菲兒,在我的家裡和嬌妻盡情享受著魚水之歡。

已經臨近了最後關頭,陳胖子兩支粗臂死死困住菲兒,忽然大嘴伸出舌頭在嬌妻光滑的美背上舔舐了起來,敏感的嬌妻好似觸電一般,弓起嬌軀,小嘴裡忽然綻放出一串串悠揚的高吟「啊……啊……啊……」

在嬌妻媚聲的引誘下,陳胖子終於也熬不過慾望,雙腿一緊,肉棒向上狠狠一頂,大股的精液直接噴入了菲兒的子宮內,燙的嬌妻緊閉著修長的美目,又是一陣尖叫從檀口裡脫出……

在慾望的喘息呻吟中間,無論高潮中的嬌妻還是淋浴間內憤懣不堪的我,都清楚隔了10多天,一次的射精量所產生的魔法能是不足以恢復我原本的肉身的,如此難以忍受的凌辱,我與嬌妻都要去艱難的承受第二次……

這煉獄般的折磨,還要繼續。

【本文轉載自STEXT-S文字(dbro.news)】

相關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