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6.都市激情-T0T0.成人文學

姐夫搞小姨子

我的小姨子德琴。德琴今年二十二歲,長得細腰豐臀,此時正兩手扶著床,叉開雙腿,翹著雪白的大屁股,我站在德琴的屁股後面,JB從德琴的的屁股下面捅進去,在屁眼裡進進出出。

德琴興奮地呻吟道:「姐夫,你的JB真粗啊!每次操我都操得我好舒服。」一面說,一面不停地向後聳動屁股好讓我的JB插的更深。

我雙手從德琴的兩側胯骨繞過去,一隻手抓捏著德琴的乳房,另一隻手揪著德琴的穴毛,說:「怎麼樣,我的JB粗吧?是不是比你男朋友的粗?操起來來是不是很舒服?」

德琴仰著頭,閉著眼,嘴裡不斷哼哼著說:「真粗,姐夫,真的,你的JB就是特別粗,而且還長,每次操我都把我的屁眼塞得滿滿的,這可比我男朋友的的JB好多了!」

我一面向前挺動,一面說:「德琴,你的屁眼好緊啊!夾得我的JB麻酥酥的。真得勁」

德琴回答道:「那是因為姐夫的JB太粗了,你再不射,我的屁眼真有點兒受不了!」一會工夫,我們都氣喘噓噓了。我更加瘋狂地操著德琴,說:「德琴,我快射出來了。」

德琴也高聲叫道:「我也不行了。」

我飛快地抽動著JB,操屄時那特有的「咕嘰、咕嘰」的聲音越來越響,我又抽插了幾下,猛地全身一抖,JB射了一股股的白漿,全部射在了德琴的屁眼裡,德琴也哆嗦了幾下,雙腿一陣抖動,子宮深處流出了一些陰精。此時德琴再也站立不穩,向前面的床上趴去,我也跟著趴在德琴的背上,大JB仍然插在德琴的屁眼裡,二人一動不動。

好一會兒,我的JB已變小變軟,從德琴的的屁眼裡脫落出來,德琴的屁眼因充血變得肥大,充血雖然褪了一些,但仍呈紫紅色。以德琴這個年齡來說,碧應該是閉合的,可是德琴的屁眼卻是略略張開的,可能是我的JB太粗的緣故,此時正從張開有小手指粗細的屁眼口向外流著白色的J液,順著雪白的大腿流去。

我把手伸過去,揉著德琴的豐乳,說:「德琴,你說晚上我操你姐的時候,JB還能不能硬起來啊?」

德琴回答道:「我看呀你的JB肯定能硬起來,你的JB又粗又大,我姐身體那麼豐滿,性情又那麼騷,我要是男人,我都想操操她的屄。對啦!姐夫,你是喜歡操我呢,還是喜歡操我姐?」

我忙說:「當然喜歡操你啦!你年輕,漂亮,身材又好,小屁眼又嫩又緊,我恨不得天天操你才好呢!」

德琴說:「是啊,姐夫,我也喜歡你操我,可是我答應過媽媽,結婚的時候必須是處女,否則早讓你操我的穴了,現在也只能讓你操我屁眼啦!」

我說:「那你怎麼知道要操屁眼呢?」

德琴說:「我看你和姐姐媽媽操穴操的很舒服,我也想和你們一起操,結果媽媽說我要想和你操的話,就只能讓你操我屁眼。」

我說:「怪不得呢,每次操你的時候,你姐和你媽總是不讓我操你的穴,原來是這樣啊。」

德琴說:「姐夫,你想想看,咱們四個平時玩的時候,媽媽從來都不讓你摸我的穴,只能給你看看,你現在知道了吧。上次你得痔瘡的時候,媽媽怕你難受,就舔你的屁眼,後來媽媽才想到,你可以操我的屁眼呢!」

德琴又說:「等我結婚了,我的穴和屁眼還有嘴巴就可以等著姐夫你來操啦!想操哪就操哪,多好啊」

終於操完了德琴,我得再操操自己的老婆德芳。否則,姐妹倆因為操穴不均勻再打起來,我可受不了。

因為剛操完德琴,我沒什麼力氣了,我只好平躺在床上,德芳騎在我的身上,我們正採用69式互相舔著對方的陰部。

德芳今年二十四歲,長得也挺美,就是微微胖一些,她雙腿跪在我的臉上,包子似的陰部正對著我的嘴,我左手揉著德芳左側的肥嫩雪白的屁股,右手玩弄著德芳濃密的穴毛,說:

「老婆,你的穴毛好像又多了。」德芳一邊吸著我的JB,一邊說:「廢什麼話啊,連你操帶德琴摸的,不長行嗎!哎,你的JB味道今天不對啊,是不是德琴來過了?」

我道:「是的,德琴下午來的,我們操完後,就讓她回家了,省得讓媽知道。」

德芳道:「嘿,這個小丫頭,不是說好的是每周操她一次的嗎,她怎麼今天來了,對了,我知道了,我明天出差,要晚上才能回來,怪不得德琴今天過來呢。」

我道:「是啊,不過,德琴現在屁眼的味道越來越好了,再操幾次,應該就更好了。」

德芳道:「明天我出差,晚上回來再和你們一起操吧。明天你也別跟媽說今天德琴來的事,省得媽說她。」

我用手扒開德芳那二片紫黑色的Y唇,把手指頭伸進去亂捅,一會兒,德芳的大肉洞裡就變得濕漉漉,一滴粘液拖著長長的細絲從穴口滴落下來,我忙張開嘴接住。

德芳呻吟道:「老公,你不是最喜歡吃我的屄嗎?怎麼還不吃呀?」說著把大肉屄死命地壓向我的嘴。

我張開嘴,把兩片Y唇全部包在嘴裡吸吮著,說:「德芳,你屄里的味道比德琴的濃多了,太好吃了!」

德芳說道:「你每次舔我屄的時候,總是說人家的屄就一股騷味,我的屄真的很騷嗎?我可是每天都洗屁股的。對了,你剛才操德琴的時候,沒有舔德琴的穴嗎?」

我笑道:「沒舔德琴的穴,德琴一見我,就直接抓著我的JB開始唆,我還沒來的及舔她的穴呢,她就讓我趕快操她了。其實,每個女人的屄里都有騷味,只不過你的比德琴的味道濃一些,而且不光是騷味,還有一點兒咸和酸,還有德琴屄里沒有的一種特殊味道。老婆,你又不是不知道,沒結婚的時候我就喜歡舔你的屄,而且喜歡味道濃一點的。上次德琴出差,好幾天都沒洗澡,回來後我就舔她的屄,味道可真不錯。」

德芳說道:「是啊,或許德琴的小吧,上次,我舔德琴穴的時候,我也覺得她穴里的味道很淡,哎,那你說,我媽的味道怎麼樣?」德芳一邊說著,一邊把屁眼在我的鼻子上摩擦著。

我笑道:「NMD穴,其實也沒什麼味道,就是有點咸和酸。不過每次我舔她的時候,她總是喜歡讓我連她的屁眼一起舔。當然還是我老婆的穴最好了,要不我為什麼娶你啊?」

德芳說道:「是啊,上次我看見你舔我媽的屁眼來著,開始我覺得特噁心,後來,我看媽媽也舔你的屁眼了,我就更噁心了,你以前要操我屁眼的時候我都覺得屁眼太髒了,都不敢讓你操,更不敢讓你舔了。結果你和媽你倆都舔屁眼,搞的我一點興趣也沒了,本來那天是咱們三個一起操的,結果就成了你和媽操了。」

我說道:「是啊,你想啊,德琴還小,每次操穴的時候,她一看見JB硬了,就要直接操一點前奏,一點樂趣也沒有,你又不讓我舔你的屁眼,你媽穴里的味道有不濃,我只好連穴帶屁眼一起舔了。」

德芳說道:「後來我想起來,你得痔瘡的時候,都是媽媽和我給你舔的屁眼,於是我也就想通了。你舔媽媽的屁眼也是因為愛啊,你知道嗎老公,我和媽媽還有德琴都很愛你,愛一個人,舔你的屁眼,唆你的JB都是因為我們愛你,就是委屈你了,等德琴結婚了,你就可以操她的穴了。」

此時德芳已慾火高漲,說:「好老公,別舔了,快點操人家吧,我挺不住了!」說著爬起來仰躺在床上,兩條大腿向兩側大大張開,我扶著長長的肉棒,對準肉洞,」噗哧」一聲就插了進去,開始快速抽動起來。

德芳一邊扶著我的腰,一邊享受著快感,媚聲說道:「老公,我就喜歡你的JB,長長的,插進人家的屄里舒服極了,尤其是龜頭每次都能頂到人家的花心上。」

我笑道:「那我就讓你多來幾次高潮!」

德芳雙手抓著我的腰大聲道:「老公,使勁操,再使勁,把大JB都插到小妹的穴眼裡……再快點……哎喲!舒服死了……」

一時間,屋裡只有「噗哧、噗哧」的操屄聲音,德芳不時地把大屁股抬起來去迎合我的抽插,叫道:「啊!死鬼,你的JB太長了,都插進人家的子宮裡去了……哎喲!我不行了,我要泄精了……快活死我了……」

這時我也使勁地抽插了幾下,用大JB頭頂住子宮口,一陣抖動,射出了J液。

星期六,德琴的媽媽愛香正在廚房裡炒菜。愛香今年45歲,是某大學的副教授,知識女性懂得保養自己,每天都堅持做鍛鍊和美容,因此身段和容貌都很好,看上去也就在三十七、八歲差不多,只是屁股看上去略微有些肥大,但更增加了她的性感。

因為岳母家就我這麼一個男丁,因此每個休息日,我們都要回來看看,這個周末,德芳出差了,我只好自己來。

我來到廚房,用力吸了吸鼻子,大聲說:「好香,媽,你在做什麼?」嘴上說著,手卻悄悄地伸到愛香那肥嫩的屁股上擰了一把。

愛香嬌嗔地扭動了一下身子,大聲說:「你和德琴一樣是一個小饞貓,真討厭。」說著捏了捏我的JB說道:

我把已經隆起的JB頂在愛香的屁股上蹭著,又用手在愛香的屁股上摸了一把,說道「美人,我今天不捨得回家!我還要舔你屁眼呢。」

我話還沒有說完,德琴就跑進來了,一把抓住我放在岳母屁股上的手說道:「媽媽,姐夫,我有好主意了,一會吃飯的時候,咱們就能好好的玩了。」

愛香被我摸得小穴里痒痒的,肉洞內已經濕潤。聽到德琴這麼說,不禁穴里又濕潤了很多。其實在我和德芳還沒結婚時,愛香就已經被長得很帥的我給操過了,愛香一來覺得我年輕身體好、做愛的時間長,二來也對我的JB特別喜愛。我也覺得丈母娘表面上很端莊,可骨子裡卻騷浪得很,尤其是那多肉肥美的屄,無論是吃起來還是插進去都舒服。

我和岳母之間的秘密德琴德芳都知道,她們並不介意。

吃飯的時候,德琴建議大家把衣服都脫了,德琴道:「姐夫你坐在椅子上,媽跪趴在桌子上,我在桌子底下給你舔JB,你坐著舔媽的穴和屁眼。」

岳母一聽道「臭丫頭,看來是得趕緊把你嫁出去了,現在要吃飯了,還惦記著你姐夫的大JB呢,看來你呀,也是個小騷穴。」

德琴連忙解釋道:「不是的,媽,我就不相信你不喜歡姐夫舔你。我姐夫坐在椅子上,正好上身在桌子上,你在桌子上用手和膝蓋趴著,姐夫可以一邊舔你的穴和屁眼一邊給你和我喂東西吃。這樣不是挺好的嘛。」

我一聽,奇怪的問道:「這怎麼喂啊?」

德琴道:「媽趴在桌子上,手是閒著的,想吃什麼吃什麼,我在桌子下面舔你的JB,你可以夾菜給我吃啊,媽只要把屁股撅著讓你舔就可以了,嘿嘿,你還可以往媽的穴和屁眼裡放點菜呢,然後你再掏出來吃了,你說好不好玩?我這個主意不錯吧。」

我和岳母一聽,這是個好主意,從來沒有這麼玩過,於是同意了。

岳母道:「這樣好是好,可是你別給你姐夫唆射了,一會還有兩個穴要操呢,別讓你姐夫太累了。」

德琴高興的說:「放心吧媽,我才不捨得讓姐夫射呢,一會啊姐夫要操的不是兩個穴,而是五個穴呢。」

我一聽,心中一喜,暗道:難道還會再來三個女人?哇,一王五後,我還沒玩過呢,平時盡在岳母家玩一王三後了。我正想著,JB也不由的勃起了。

就聽岳母道:「怎麼是五個穴呢,你姐就是回來了,也是三個穴啊?」

德琴發現了我的JB已經勃起,一把抓住,笑道:「媽,你看,我姐夫的JB都硬了,嘿嘿,」說著,還拍了拍我的JB道:「大JB寶貝,乖啊,一會我好好的親親你,媽,是五個穴啊,你想啊,你的嘴巴,穴和屁眼還有我的嘴和屁眼不都可以讓姐夫操嗎?這不是五個穴是什麼呀?」

岳母一聽,不服氣的說道:「這是五個洞,也不是五個穴啊。再說了,嘴也不能是穴啊,除非你的嘴是穴嘴。」

德琴樂道:「嘿,媽,你想啊,哪次操穴的時候,姐夫把咱們的嘴當嘴了?把屁眼當屁眼了?不都是完全當成穴了嘛,JB插穴是正常的,可是JB插到嘴和屁眼裡來,那就是嘴和屁眼也是穴啊,對不對啊?姐夫」說著,狠狠的掐了我JB一下。

我一痛,趕緊說道:「是啊,媽,德琴說的對,只要JB進去的地方,那都是穴。」

岳母一聽,生氣的道:「好啊,你說媽媽的嘴是穴,屁眼也是穴,好小子,你等著吧,呆會啊,我非把你JB夾斷才行。」

德琴一聽,連忙插嘴:「媽,你把姐夫的JB給夾斷了,咱們以後怎麼活啊,還指望姐夫的大JB操咱們呢啊,再說了,我姐也不同意呀。媽,你也不捨得,是吧。」

岳母聽完,道:「好啦,好啦,快脫衣服吧,再不吃飯,飯就該涼了。」

德琴道:「脫就脫,我看呀,咱媽不是怕飯涼了吧。」

岳母邊脫邊笑道:「你個小騷穴,是啊,再不脫衣服,我的穴里的水就流出來了,你姐夫就吃不上了,不就白瞎了嗎。」說完已經把衣服全脫完了,趴在了桌子上。

德琴這時也脫完衣服了,一邊摸著岳母的穴一邊說:「姐夫,你看,媽真的流水了。恩,我也嘗嘗」說著,就把舌頭對岳母的屁眼和穴上舔了過去。

岳母趕緊躲了一下,說道:「德琴,你別舔,這是給你姐夫準備的,你還是去舔你姐夫吧。」

德琴不情願的說:「媽媽真偏心,都給姐夫不給我,姐夫,等會我舔你JB的時候你可以及時給我喂吃的啊,要不,小心我咬JB。」說完就鑽到桌子下面了。

我此時已脫完衣服坐在椅子上了,看著德琴跪在桌子底下唆著我的JB,桌子上岳母的大白屁股在我的眼前晃動,我抱著岳母的屁股,就把舌頭伸了過去。

我在上面舔著岳母的穴和屁眼,下面小姨子舔著的JB,真是享受啊,要是德芳也在的話,多好啊,她可以躺在桌子上讓媽舔她的穴和屁眼,一想起來,我的JB就更硬了。

我一邊舔著岳母的穴和屁眼,一邊王裡面塞點飯菜,再把飯菜給扣出來,伸到桌子下面喂給小姨子吃。

過了一會,德琴喊道:「媽呀,我的膝蓋和嘴都酸了,媽,咱們換換吧。」

岳母道:「換就換」說著和德琴換了位置。

德琴趴在桌子上,因為德琴的屁眼小的緣故,我不能把很多飯菜塞到她屁眼裡,也就只好舔著她的屁眼。

岳母抓著我的JB道:「哎呀,德琴,你怎麼舔的啊,怎麼你姐夫JB上一股菜油味啊」說著就舔了起來。

德琴道:「嘿,媽。姐夫一邊喂我,我一邊唆姐夫的JB,JB能沒有味道嗎?你感覺怎麼樣啊?」

岳母道:「恩。開始不習慣,現在好多了,加了菜油的味道,唆起來就更舒服了。味道真好。」

我道:「媽,你要是再流水怎麼辦啊?」

岳母還沒有說話,德琴從桌子上遞過來一盤鮑汁給我,說:「說,媽,你在流水,就哪它接著,一會給我姐夫吃。」

岳母道:「這個方法不錯,這樣一點也不浪費。」說著,把盤子從我手裡接了過去,放在了自己的跨下。

看著岳母跪跨在盤子上,唆著我的JB,德琴的翹翹的屁股在我眼前晃動,粉嫩的屁眼一張一合,我的JB就更硬了,我腰一使勁,把JB猛的向前一衝,一下子插到了岳母的嗓子眼中,岳母趕緊把JB拔出來道:「死大威,你要死了,就算要插嗓子眼,也得跟我說一聲啊,好傢夥,你這一插,差點把我插吐了。」

我正要解釋什麼,德琴搶著道:「哈哈,媽,我正晃屁股挑逗我我姐夫呢,哈,怎麼樣,厲害吧。」

岳母罵道:「你個小騷穴,現在就學著勾引男人,以後怎麼辦啊?」

德琴道:「媽,咱們發過誓的,咱們除了讓我姐夫操之外,不能讓別的男人操的,你忘記了?我要是勾引,也是勾引我姐夫啊。」

岳母道:「得了吧你,要不是你姐夫不能娶你,我早讓你姐夫給你開苞了,省得你現在就天天惦記著你姐夫。」 德琴道:「媽,還說我呢,你不也很想我姐夫嗎?哎呀,媽,姐夫咬我屁眼。哦,真舒服。」

我不想聽了,因為兩個女人說話,我的JB就沒事幹了,所以我咬一下德琴,是想讓她們住嘴,果然這招見效了。兩個女人不再說話,專心的享受著這場饕餮美食。

一會的功夫,岳母畢竟年紀大了,總是跪著也受不了。於是我就讓她出來了,讓她和德琴並排趴在桌子上,我一邊舔著岳母的穴和屁眼,一邊用手指在德琴的屁眼裡抽插。隨著兩個女人高潮的來臨,我分別又吃了她們的愛液。

再她們高潮過後,大家才正式坐下來吃飯,德琴坐在我左大腿上,岳母坐在我右大腿上,我的雙手穿過她們的嵴背,撫摸著。

由於我雙手要扶著她們,自然也就沒辦法夾菜吃了。德琴和岳母就輪番的給我夾菜,菜汁不斷的滴在我的胸前、小腹和JB上,德琴和岳母就搶著給我舔乾淨了。

德琴喂我的時候,岳母就愛撫著我的JB,岳母喂我的時候,德琴就愛撫著我的JB,時而母女倆也接吻。

喝酒的時候,德琴開始一口一口的把酒含在嘴裡,再喂給我,岳母見了,也開是效仿,不知不覺中,以接吻的方式大家都喝了很多酒。

德琴是從我的腿上滑落,開始瘋狂的一會舔著我的睪丸,一會舔著岳母的穴,有好幾次,我都險些把岳母給摔下來。

當兩個人又重新做好的時候,德琴在深情吻完岳母后,摸著岳母的乳房對我說:「姐夫,真的謝謝你。你知道嗎?每天能讓我們舔舔你的JB,舔舔你的屁眼,我們就很知足了。」

我趕緊道:「德琴,別說了,以後我會常回家的。」

岳母打斷我的話道:「真的,大威,上天讓你來我們家,真的是對我們眷顧,我們都愛你,非常愛你,不惜為你做任何事,操穴是愛你的一部分。你的JB大,是你天賦,今晚德芳回來,你就給德琴開苞吧,趙家的規矩是人定的,也是人改的。昨天,我就對德琴說過了,我們都是你的女人,隨便你怎麼玩,愛怎麼玩就怎麼玩。今天晚上德芳回來,咱們舉行一次結婚儀式,我們母女三個都是你的老婆,忠貞不二的老婆,然後,你就給德琴開苞。」

德琴高興的從我腿長跳了起來,樓住我的脖子和岳母的脖子,激動的道:「太好了,媽媽,謝謝你,你終於對姐夫說了,從今晚起,我就是姐夫的女人了,終於可以讓姐夫操我的穴了。」

我感動,除了感動,還有什麼能做的呢?JB依然是高高的翹著。

這頓飯吃的好漫長啊,終於大家都吃完了,岳母和德琴也都安靜了下來,只是我的JB還是高高的翹著。岳母把盛著淫水的盤子也拿了出來,我正要接,岳母說道:「大威,這個你別吃了吧,德芳晚上回來,給她留著吧。」我一聽,也不在反對。

吃完飯,我們回到客廳的沙發上。

岳母端了點水過來,吃了很多愛液,又喝了很多啤酒,我的尿意越來越濃。我起身去衛生間,由於JB一直勃起著,想順利的尿出來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德琴看到我去衛生間去了很久,也就跟著進來,看著我勃起的JB對著馬桶,德琴問道:「姐夫,你乾媽呢?」

我道:「我想尿尿,JB一直硬著,不好尿,尿不出來。」

德琴蹲下身子,仔細的看著我的JB,用手在JB上愛撫著說:「姐夫,我幫你吧,」邊說邊撫摸著我的JB。

我道:「本來就尿不出來,你在摸摸,就更尿不出來了。你先出去吧。」

德琴不願意出去,喊道:「媽,快來啊,我姐夫尿不出來了。」

岳母聞聽,趕緊跑來了,看著我的樣子,大概是明白了,道:「德琴,你先別摸JB了,讓你姐夫鎮定一下,就尿出來了。」

可是過了一會我還是沒尿出來,岳母急了,道:「大威,別尿了,去客廳吧,我給你吸出來。」

我一聽,趕緊道:「媽,沒事,我自己慢滿來吧。」

岳母一瞪眼,姣聲道:「沒事,你上次痔瘡還不是媽給你舔好的嗎?總憋著也不好,來吧。」

到了客廳,我躺在沙發上,岳母和德琴輪番的吸著我的JB,終於在岳母的努力下,尿開始一點一點的出來了,岳母見到自己的努力見效了,高興的輕輕的把每一口吸出來的尿咽了下去。

德琴看到後,著急了「媽,讓我也吸吸,我也要嘗嘗姐夫的尿。」

於是,德琴也開始咽下我的尿,第一口的時候,德琴險些吐出來,看著媽媽滿足的樣子,德琴還是很小口的細細的咽了下去。不一會,我的尿就全被她們吸完了。

德琴道:「媽,我剛才喝我姐夫的尿的時候,我覺得不習慣,現在覺得聽好喝的。」

岳母只是搖頭笑笑,指著自己的嘴巴,原來,她嘴巴里還有尿,沒有捨得咽完,留了一點在細細回味。

德琴此時也明白過來,摟住岳母的脖子,把嘴唇湊了上去,兩個人邊接吻,邊品嘗著尿液,尿液混雜著口水從她們的唇間流出,喝完後,有相互的舔了對方身上剩餘的尿液。

德琴高興的說:「媽,姐夫,我現在在一嘗,真的很好喝啊,真的想再要點,我感覺我高潮要來了。」說完,用自己的手掌在自己的穴上開始撫摸起來,一會的功夫,德琴吼叫了幾聲,高潮了。德琴把手掌拿出來,岳母和她一起舔著德琴的愛液,德琴更是把穴湊到我的嘴上,我也興奮的舔著德琴的穴。

德琴舔完手上的愛液後,道:「姐夫,真不錯,我又發現了,我現在喝你的尿都可以高潮了。嘿嘿,真爽啊。」

岳母聽道,說道:「是啊,以後,咱們四個睡在一起,大威就不用起夜了,想尿尿的時候,我們就給你吸出來。」

我把岳母抱放在自己的雙腿上,一隻手揉捏著愛香的雙乳,一隻手輕揉著兩片大Y唇,一會兒,整個穴就濕透了。

我對德琴說:「德琴,你看媽多騷,出了這麼多水。」

德琴笑嘻嘻地也在愛香的肥胖的大屄上摸了一把說:「媽,我姐夫剛才不是舔了你好幾次高潮了嗎,你怎麼還這麼多水啊。是不是我姐夫好多天沒操你了?你才騷浪成這個樣子。今天就讓我姐夫好好操操你!」

愛香呻吟道:「你們兩個小鬼頭就會折磨媽,你以為你喝你姐夫的尿有高潮,難道我就沒有啊?我們快到床上吧,先操一次,等你姐回來,咱們還得舉辦儀式呢!」

德琴看著我,說道:「好,咱們現在上床去」

我摟抱她們來到愛香的大床上,我望著兩具白白的身體說:」快,我要舔穴。」德琴和愛香異口同聲地說:「還要舔我倆的穴啊?剛才才舔完啊」我分別在兩個雪白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說:「剛才舔的現在不算,我給你倆先來個熱身,誰要是表現不好,我一會兒就少操她幾下。」

德琴和愛香不情願地並排跪在床上,各自翹起雪白的粉臀。只見德琴的屁股小而圓,兩片Y唇薄薄的,屁眼小小的,Y唇和小屁眼都呈粉紅色;而愛香的Y唇較厚,屁眼也較大,Y唇和屁眼都呈黑褐色,一看就知道被人操過多次。

我分別在德琴的小嫩屄和愛香的大肥屄上吸吮了一陣,說:「好久沒吃媽的大騷屄了,味道好極了。」說著又把嘴貼在愛香的肥屄上。

愛香也呻吟道:「啊……好女婿,把媽的屄舔得美死了,媽的大屄已經很長時間沒被人這麼舔了,又流出來了……」說著,一股粘煳煳的浪水涌了出來。

德琴催促道:「好姐夫,快點操人家一下吧,人家屁眼裡癢得好難受啊!」

我說:「可是我還沒吃完媽的淫穴呢!」

德琴央求道:「好姐夫,你先給我止止癢,再慢慢地舔媽嘛!」

我極不情願地放開愛香的身體,仰躺在床上,說:「你自己來吧!」德琴爬上床,騎在我的身上,用手扶著已經勃起的JB,塞進了自己的屁眼裡開始套動起來,「噗哧、噗哧」之聲不絕於耳。

愛香也爬上床,騎在我的頭上,使自己的穴正對著我的嘴,慢慢坐了下去。德琴套動了一陣子,淫聲浪語也就出來了:「好姐夫,你的JB真是又粗又長,捅得人家屁眼子得勁極了。」

我這時只覺得JB上傳來陣陣快感,不自覺地雙手抱緊了愛香的大屁股,伸舌在丈母娘的黑紅色的屁眼上舔了幾下,又使勁地吸吮了幾口,吸得愛香渾身直抖才放開愛香。

我爬起來把德琴按在床上,雙腿向兩側大大分開,用紅紅的大JB頭對準德琴的屁眼上處,一挺腰,」噗哧」一聲就齊根插進去了,問道:」小騷貨,舒服嗎?」

德琴一邊扭動小屁股迎合抽插,一邊說:「好姐夫,你可真會操,最喜歡讓你操我屁眼了。操得人家屁眼裡漲漲的,像有小蟲在爬。」

好一會兒,德琴已經泄了三次陰精,我這時也覺得快感連連,雙手用力抓住德琴的小細腰,JB在屁眼裡飛快地進出,我邊操邊道:「哎喲,來了,S精了……」說著又猛地操了德琴幾下,就趴在德琴身上一動不動了。

德琴只覺得我的JB在屁眼裡一挺一挺,一股一股的J液都打在自己的屁眼裡上,身子一抖,暈了過去,癱在那也一動不動了。

愛香德琴從我身上翻下來,我仰躺在床上,JB已經縮小。愛香一手揉著自己的Y唇,一手分開德琴的雙腿,打量著女兒那略有紅腫的陰部,說道:「死大威,這麼使勁,把我女兒的屁眼都給操腫了,你操我的時候怎麼不這麼賣力!」說著趴在德琴的兩腿間,張嘴含住了女兒的Y唇,在屁眼和穴上吸吮了起來。

由於剛才我在德琴的屁眼裡射了很多的J液,所以德琴的屁眼流出來的我的J液,愛香將嘴湊上去,伸出舌頭,在自己女兒的穴和屁眼舔了起來,將女兒屁眼裡流出來的淫湯浪液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

我躺在那兒望著愛香笑道:「好吃嗎?」愛香咂咂嘴,說道:「好吃!就是有股菜油味」

我說:「那你也舔舔我的吧?」

愛香又爬到了我的身邊,用嘴含住我的JB吸吮了起來。一會兒,我的JB又站立起來,我讓愛香跪在床上,大屁股高高翹起,我跪在愛香屁股後面,用手扶著長長的JB對準愛香的穴插了進去抽動起來。

愛香身子被我操得一聳一聳的,嘴裡哼哼嘰嘰的喊道:「哎呦!太舒服了……好哥哥……使勁操……把妹妹的穴操得舒舒服服的……再使點勁,把JB往妹妹的Y 道深處捅。」

我用手在愛香右側的屁股上重重地打了一巴掌,說:「好香妹,你也夾得我好緊。」

這時德琴也醒了過來,學著我的聲音說:「好香妹,好肉麻喲!」愛香一聽德琴這麼一說,粉臉一紅。

我對德琴說:「不叫香妹叫什麼?我一開始和媽媽操穴的時候就是這麼叫的呢!」

德琴扭頭對媽媽說:「媽,姐夫操你的時候是這麼叫麼?」愛香忸怩說道:「叫什麼不是叫啊,聽的懂不就可以了嗎,這種事怎麼好說。」

我一聽愛香不願說,就抱住愛香的屁股使勁向前頂了幾下,說:「你說不說?」說著又使勁頂了幾下,頂得愛香張著嘴直喘粗氣,呻吟道:「好人……輕一點兒……人家說還不行嗎?你姐夫每次操我的時候,都愛叫我小香。」

我不再說話,只是使勁操著愛香,二人之間發出操穴時那特有的」噗哧、噗哧」的聲音,愛香也使勁地向後聳動屁股,使肉棒進入得更深。

我邊操著愛香,一邊對德琴說:「德琴,你看你媽現在騷不騷?」德琴笑著爬過去,一手揉搓著母親的兩個大乳房,一手揉搓著母親的陰戶道:「姐夫,你輕點操媽,你看你的大JB那麼長,那麼粗,別把媽的屄給操壞了,操壞了你就沒什麼操了。」

我說:「還有你的小屁眼可以操嘛!」

德琴說:「我的屁眼今天不讓你操了,剛才被你操腫了,你再把媽媽的穴和屁眼給操腫了,姐姐不在家,我看你操誰?!」

我笑道:「媽的大肥屄都讓人操了二十多年了,還能操壞?就是操壞了,不還有你的嘴把媽的嘴呢嗎,對還有媽的屁眼可以操啊」

愛香哼哼道:「你們兩個就會笑話媽,我哪有你們說的那麼騷。」

德琴舉起手掌說:「姐夫,你看我媽都流了這麼多的淫液,弄得我一手都是水。」說著攤開手掌,果然手掌中濕乎乎的,我笑道:「德琴,那是媽媽太騷了。」說著使勁操了愛香兩下,問道:「媽,你說是不是?」

愛香被我操得往前聳了兩下,神智已有些不清,哼嘰道:」哎呦,是……是……我太騷了。哎呦!舒服死了我了……好哥哥……再使點勁操……」邊說邊將屁股向後猛頂。

我也覺得快感來臨,將自己的大JB死命地往愛香的穴里操著。兩人狂操了半天,我抱著愛香的腰將屁股猛聳了兩下,便趴在愛香的背上不動了。愛香只覺我的JB一挺一挺地向自己的Y 道深處射出一股一股的J液,自己同時也不禁渾身顫抖,快感傳遍全身,只覺穴口一開,陰精狂泄而出。兩人不約而同地叫了一聲,雙雙癱倒在床上,氣喘噓噓地半天也說不出話來。

二人歇了半天,才漸漸喘勻了氣。三人躺在床上,德琴對愛香說:「媽,你今天的模樣好騷啊!」愛香俏臉一紅說:「還不是讓你姐夫給操的,媽的便宜都讓你姐夫給占去了。」我笑著說:「我看你們娘倆都夠騷的了。」

愛香白了我一眼說:」我們娘倆要是不騷,你能操上嗎?還說風涼話。」

我忙說:」香妹你別生氣,以後你做我的大老婆,德芳做我的中老婆,德琴就做我的小老婆。」說著把手伸到愛香的兩腿中間,用手在愛香的大肉穴中捅了幾下,手指上已經沾滿了淫水,再把手指向下摸到了愛香的屁眼上,愛香騷浪地打了我胸口一下說:「說話算數,恩,一言為定。」

德琴說:「我是處女呢,為什麼我是小老婆啊」

岳母說:「誰讓年紀小啊,年紀小只能做小老婆啊」

德琴撅著嘴說:「可是,我的屁眼和穴是最緊的啊,姐夫最喜歡了,是吧。」

我一聽,著小丫頭總是拿我說話,我道:「什麼啊,屁眼和穴緊不是最要緊的,要緊的是我們都彼此相愛,對嗎?何況以後每次操穴都是三個老婆一起操,不分大小的」

德琴這才放了心,對岳母道:「媽,這樣還差不多。」

我邊用手揉著愛香的屁眼邊笑了笑說:「對了,媽,你屁眼是不是好多天沒操啦?一會讓我操一下吧!」說著手指頭已經插進了愛香的屁眼裡:「你喜不喜一個操你的大肉屄,一個操你的小屁眼,好不好?「愛香道:「你就一根JB,怎麼能同時操穴和屁眼呢」

德琴說:「媽,是真的,我姐夫用JB操你的穴,我用手指插你屁眼啊,或者我姐夫操你的屁眼,我插你的穴啊。」

愛香說:「還能這麼玩啊,真不錯。大威啊,最近小芳總是說你老是操她的屁眼,已經很長時間沒操她的穴了,害得她最近很辛苦,往後啊,你不能天天操我和德琴,也得多操一操你老婆的屄,別凈操屁眼了。」

我說:「媽,你不知道,今天應該咱們四個一起操的,結果她出差了,小芳長得很漂亮,但她的屄已經很鬆了,還不如你的穴緊呢。小芳的屁眼特別緊,操起來舒服。再說了,我前天還操她的穴了呢。對了,媽,咱們什麼時候再一起操一次好不好?她最喜歡我一邊操她屁眼,德琴一邊舔她的穴了。

岳母說:「你操你你媳婦多少年了?你要是操我這麼多年,你看我的穴不也得鬆鬆的了嗎?你看德琴,才和你操了幾次啊,屁眼現在就已經成這個樣子了。

德琴說:「媽,其實也不怪姐夫,我姐看我姐夫老是操我的屁眼,她也想讓我姐夫操她屁眼,結果,被我姐夫一操屁眼,穴就肯定得少操了啊,你以為我姐夫有兩根JB呢啊。」

【本文轉載自STEXT-S文字(dbro.news)】

相關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