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長篇連載-T0

  • 色情遊戲(01-13)

    01   我的第一次遊戲是在我23歲的時候,那時候有了經驗可是卻一直無法滿足, 我喜歡狠操,可年輕的女孩承受不了我的力量,總讓我無法盡興,直到那天晚上 和朋友聚會完了,開車走到酒吧街附近,看到路邊有個女孩一邊哭,一邊走。   女孩穿著黑色緊身背心,胸部不大不過很挺,下身是黑色短裙和高跟鞋,腳 邊上放著一個挎包,看起來很時尚,借著月光看到女孩一頭長發,臉上畫者淡妝, 樣貌清純大概20多歲。   我看 …

    閱讀更多..
  • 玉腿蕩妻

    第一章好運 我叫宋期,來自農村,混跡在奉天,今年28歲了,有一個普通的工作,一個普通的家庭,一天忙忙碌碌累要死也沒賺到什麼錢,擠在地鐵裡,或許在我這平庸無味的生活中,唯一能讓我覺得有一抹亮色的可能就是我的妻子吧。 掏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20:09,時間不早了,做了一天的工作真的有些累了,可是看到手機屏幕上那個漂亮的女人我卻又從心裡往外湧起一股暖流。 為了她什麼累都值了!我的愛妻叫寧凝,今年26歲 …

    閱讀更多..
  • 門打開了,確實聲如其人,是個美女,個頭不高, 屬於嬌小玲瓏型的

    有段辛秘一直埋藏在我的心裡,至今未曾向他人傾訴,本想一直保守這個秘密下去,但是自從來到了四合院以後,我的突然有種奮筆疾書的衝動,數年來的點點滴滴剎那間湧上心頭。 從不經意間的相逢,到共處屋檐之下,再到生活中的瑣碎,所有的記憶碎片 交織盤旋,最終匯聚成一道靚影。曾經一起合租的美女學姐。如今妳已嫁作他 人婦,但我始終無法忘懷你的容顏、你的身體、你的味道…… (一)開始尋找合租 XXXX年7月,我結束了 …

    閱讀更多..
  • 霸王別姬

    楚漢相爭,此時業已進入末期。項羽的軍隊被圍困在垓下,糧草盡斷,士兵們死傷慘重,軍心渙散,多數業已在深夜中脫逃叛入漢營,此時仍死守在軍隊裡的,是最初江東起義時,追隨在項羽身旁的子弟兵。但當時的八千江東子弟,隨著長年爭戰,最後包括收傷殘疾的,也只剩下八百多人。 楚營裡人人對於未知的未來感到一片黑暗,在酷熱的夏夜裡,仍感到無盡的涼意。儘管夏蟬之之不絕於耳,也未能驅走楚營這深沉的氣氛。 這夜,夏蟬依然鳴叫 …

    閱讀更多..
  • 第三天她男朋友下班回來了,她好像累的連屋子都沒收拾,晚上我聽他男朋友好像想要,她推脫自己身體不舒服,沒答應,之後的1個多星期她都沒和她男朋友做過,我也是,接下來2個多星期都沒有興趣了…

    6月份剛從大學畢業,跟家裡人商量好,獨身一人來到上海,夏天的上海又熱又鬧讓我頭暈眼花,沒辦法,既然來了,就安心的找工作吧,什麽也不想,就到街上通過中介租了一套房子。 房東是個中年婦女,精明的上海人,斤斤計較,談了好長時間才談好價錢,1月1500塊,房子是兩室1廳,其中有一個臥室有空調,床是雙人床,另一個沒有空調,而且是個單人床,有空調的臥室比較大,而另一件臥室比較小,但是連著陽台,去陽台必須從小臥 …

    閱讀更多..
  • 她講話聲 音非常溫柔,有點娃娃音,臉也是娃娃臉

    作者:五支煙 第一章 事情發生在我當兵的時候。有一次因為操勞過度,導致扁桃腺發炎,發燒住 院。扁桃腺發炎這毛病其實沒什麼大不了,只要好好休養幾天就會好,但過程中 會不斷發高燒,必須打點滴補充營養及定時吃藥退燒。 雖然根劇情無關,但我還是必須補充一點。我並不是身體不好才會住院,而 是軍中的做法讓很多不必住院的人最後都得住院。本來我只是小感冒,一般來說 到診所看一下,拿個藥吃、多休息就會好。 但是軍中 …

    閱讀更多..
  • 我忍耐著不讓自己射出來,為得是想再跟小慧來一次。我叫著小慧也一起來,起先她並不願意,但禁不起我的誘惑,也加入戰局,我依然輕輕的滑入。

    電話響起,我接了起來,喔…原來是表姐啊,嗯..好….。心裡面不禁愉快起來,我又可以去找表姐了。 想到我與表姐的關係,那可得從我小時候開始說起。本來我住在南部,印像中小時候每當表姐來家裡,總是我與她玩的最開心,隨著年齡越來越大,我也越來越喜歡表姐,只是表姐家住台北,不是常常可以來南部玩的,所以過年時才有機會看到她。 小時候最喜歡在表姐洗澡時,突然跑進去嚇她,而她也只是裝做被嚇一跳,並沒說什麼,還叫我 …

    閱讀更多..
  • 開始的時候很慢…。但接著,他就傾盡全力猛插進去。她的陰道壁很緊…。

    每天早晨6點,她總要穿上她的長跑服沿著她公寓後面的路跑上一段。但她根本沒想到的是:這天…這個晴朗的夏天的早晨…竟是她的末日。 這個星期六的早上,和其他日子沒有兩樣,這個23歲,金髮碧眼的執行秘書又要開始她的跑步活動了。她把胸罩拉到了她漂亮結實的乳房上…撫平了吊帶,以免受到所謂「長跑者之乳」的困擾…雖說本該這樣,但她還是不由地想自己是不是看上去太像個運動員了…那些男生會不會被一個有著強壯大腿和結實腰 …

    閱讀更多..
  • 無法平靜

    一、發妻的巨變 家在眼前,可我真的不想回家,又不能不回家,我已經厭倦了無休止的爭吵, 結婚六年了,女兒三歲了,曾經幸福的家,曾經充滿歡笑的家,如今經常吵鬧, 惹的四鄰不安。 我是一名港務局的機修工,大倒班,上一天一宿,歇兩天,妻子是幼兒園舞 蹈老師,我們同歲,都二十九。本來我們生活的很幸福,可自從她妹妹找了個大 老闆後,妻子慢慢變了,往日的溫情不在,爭吵變成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都 快一年了。 進 …

    閱讀更多..
  • 我用手張開她得雙腿,跪著,身子湊向她,把陰莖湊到她的陰唇面前,用龜 頭挑動她的陰蒂,在她洞穴口,外陰唇來回摩檫著。

    小欣是我92年剛開始玩愛情公寓時認識的一個女人,當時有要了她的MS N,但是一下加了太多網友,並沒有常常跟她聊天,到去年底我去台中工作的時 候,無意中又跟她聊了起來。😘 原來她也住在台中,32歲,有個4歲的女兒,丈夫是某公司的管理層,經 常要到外地工作,所以她無聊的時候經常上網。這樣我們便聊上了。有空我們就 會通過MSN聊天,自然也聊到性,她說她不喜歡性,因為以前有個婦科病,一 直覺得性很不乾凈, …

    閱讀更多..
  • 之後彥廷還摟著她到浴室,彥廷主導著將她的身體再清洗了一遍,其中手腳當然又不乾淨了一番,但佳瑤都沒心理會了。

    北部某山區部隊女官寢室裡,兩名女軍官正準備著放假,其中一名肩上一顆花的女官正脫著迷彩服上衣,隨著她柔軟不失修長的手指往下解,露出了把內衣撐得飽滿的胸前,隨手將迷彩上衣丟進了洗衣袋,雙手正要將迷彩汗衫脫去的那時,一陣鈴聲響起。 「喂~老公阿,有沒有想我阿~哼嗯~今天人家臨時留守,沒辦法回去~對阿~超討厭的~人家也好想你喔~……潘潘寶貝~媽媽今天要留在軍中,沒辦法回去,你今天到外婆家要乖喔……老公~~ …

    閱讀更多..
  • 「嘿嘿嘿,這是因為妳太美了,所以才有這樣的結果,要恨就恨妳自己美麗的肉體吧!」

    本來很幸福的文怡,突然有不幸降臨。那是她丈夫在下班途中被汽車壓到。汽車跑了!發現的又晚,死在救護車裡。 文怡受到很大打擊,也非常悲哀。甚至於想到死,可是有三歲的兒子永良,不能丟下他一死了之。 對這樣的文怡又發生可怕的事。那是在丈夫死後一個月左右的下午,阿金突然來找她,還有一個叫阿昌的弟弟。 「太太,好久不見了。嘿嘿嘿,還是那樣美麗。」 阿金在文怡身上上下打量。 這個叫阿金的人過去是丈夫的同事,也對 …

    閱讀更多..
  • 程倩婷拉著被裹著身體,雖然已經被他干過了,但還是被看的渾身不自在,羞的滿臉通紅,說:我的衣服去了那里?

    市郊一所高中游泳場館內,司徒森一邊拿著攝影機拍攝,一邊督促學內的泳隊員操練,準備在三個月后的游泳比賽。 司徒森十八歲富家子一名,是這所學校的高中三年級生,父母早已移民外地只剩下他一人在故地,他只待完成高中后才隨父母移民外地再完成大學課程。 司徒森見泳隊內的隊員大多未達到他的要求,簡直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原本校內的泳隊要勝出泳賽不是難事,但大部份的主力隊員都已畢業離校,再加上泳隊內的教練亦因移民而 …

    閱讀更多..
  • 。我站起身來,肉棒在她面前晃了晃,說:「哦,阿姨還是不想要,不過阿姨的小騷穴淫水流得太多了,多不衛生呀,我還是替阿姨好好的清洗一下吧!」

    我面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梳理了一下剛剛整理過的頭髮,滿意的看了看鏡中的自己。原本有些亂的頭髮,只是打了點髮膠就顯得有型了許多,整日不變的制服換成了休閒裝,讓我變得瀟灑幾分,也讓人精神了幾分,真是「人是衣裳馬是鞍」 ,這話說得沒錯。 我之所以費勁力氣把自己修理了半天,不為別的,只是今天一個相熟的大姐要為我介紹女朋友。自從我賭氣離開家孤身一人來到這個城市後,這還是第一次有人給我介紹女朋友,其實不 …

    閱讀更多..
  • 我與榮兒的經曆說明我們是由性生愛,由愛怡性,性愛性愛,性與愛密不可 分,足見性在愛情中至關重要!無性之愛,實乃無本之木,那是不得長久的!

    我和榮兒相遇,應該說是一段如歌般的奇緣。 現在回想起來,假如當時促成我們相遇的諸多偶然因素中那怕隻有一個小小 細節沒有發生,我倆也會擦肩而過。那麼,也就不會有我們今天的相識、相知乃 至兩相廝守了。   那一年我32歲了,正是如火如荼的年齡,可我的前妻恰在這時離開了我。 她到澳洲洋插隊一去不回,不久聽說她和一個白人同居了。我真想不明白,以她 的身子骨,如何受得了那根洋槍的折磨。無奈之下,我和她辦了離 …

    閱讀更多..
Back to top button